統一中國文字議

歷史上秦始皇的豐功偉業,是建造了有名的萬里長城。據說,那是在太空所看到的唯一人造建築物。其實,那不過是他把列國早已有的不同城段連接在一起。雖然其功能是有限的,到底還是統一大業。

秦始皇的另一真正貢獻,是他統一中國文字。中國有許多不同的方言,但文字是一樣的,在思想傳通方面的永久效益,是大到無法想像的。羅貫中在三國演義的卷首指出:“話說天下大勢,分久必合,合久必分。”如果沒有統一的文字,我們怎知道他在講些甚麼?不過,其真實和可能,幾乎是必然的。

美國北加州,有一道橫跨海灣的雄偉大橋,全名是“舊金山-梧崙海灣大橋”;全長八哩多,有上下兩層,各五條車道,建成於1930年代,當時稱為“世界第八大奇觀”。後來經1989年的大地震,一段斷裂;只花一個多月就修復了,恢復交通。現在這條獨領風騷六十年的大橋,能否經得起再次地震的考驗,成為問題。現在正進行增固和加寬,耗資將超過五十億美元。但很少人懷疑其是否值得。

現在,試想建造一條大橋,跨越海峽,能夠把兩岸連接在一起,豈不是比萬里長城更偉大的功業?這樣的大橋,也許有一天會一可能;但現在說的是必要的大橋,可以使兩岸有效的傳通,就是統一的語文。

當然,投下資金是必須的,還要注意設計上的選擇,修正,也是免不了的;絕不能堅持“一言堂”作風。因為這不僅關係百年,是更長久的大計。

殷穎先生提到“一國兩文”的問題。

很明顯的,對華人一個不利條件,就是在同外人商談版權的時候,要簽訂一份繁體字的合約,一份簡體字的合約。對待其他的文字,是否有一文兩約這樣的例子?如果要抱怨洋人的不懂中國國情,是不實際的事;最方便的,是把兩岸的文字統一,就解決了問題。

現有中國文字的差異,不是沒有,是微不足道。就如香港的中文,有些是傳統中文所沒有的字,乍讀似乎“見外”,但並不影響傳通,而且其間雜有中文的古音古字,只能算是方言文學。至於其他的方言文學也是如此,並沒甚好怪的,更遠不能說是另一種文字。因為國家疆域那麼大,人口那麼多,各自有其宗族歷史背景,有些差別是意料中事,要完全一致,倒是事實上的不可能。

現在大西洋兩岸的英國英文和美國英文,還有印度,加拿大,澳洲等,有那麼多差別,拼合,語法,語音,都各有很多的不同,有誰可以說那不都是英文?即使一國一地,些微的差異還不是常見?到現在,一本書分兩地或三個地區以上出版,是常有的事,但常識告訴我們,絕不是兩種不同的文字。

我們都知道,造成這種差別的,是近半個世紀來的歷史問題。政治上的分離,形成語文的分離,以至意識形態的分離,